铜川故事—农村党支部书记的楷模郭秀明_文史资料_铜川市政协门户网站_cc国际秘密交流_cc国际黑网_cc国际线上

首页 >  政协文史 >  文史资料 > 正文
铜川故事—农村党支部书记的楷模郭秀明

1.jpg

郭秀明,铜川市印台区红土镇惠家沟村党支部书记。1991年11月,他放弃收入稳定的乡村医生职业和相对富裕的生活,舍小家、顾大家,挑起了村党支部书记的重担。在担任党支部书记的八年中,他忠实履行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带领全村群众向贫穷挑战,植树造林,绿化荒山,开山修路,发展养殖业,改坡造地,建校兴学,带出了一个好班子、好村风,初步改变了惠家沟村贫穷落后的面貌。由于终年劳累,积劳成疾,郭秀明于1999年12月20日不幸去世,年仅49岁,谱写了一曲共产党人的生命壮歌。

1991年秋,惠家沟村年迈的老支书退了下来,驻村社教工作组组长王兴才挨个征求村里党员的意见:“谁能接下这副担子?”当王兴才征求郭秀明意见的时候,又瘦又小的郭秀 明一口冲出:“我看我就能行! ”村里立马儿像炸了锅。

方圆几百里没人不知道惠家沟,当地流传的歌谣唱道:“惠家沟坡连坡,出门就爬坡,地少石头多,人穷光棍多……”这个地处印台区红土镇的小村子,山大沟深,土地贫瘠,村民大多是新中国成立前后从外地逃难落户到这里的,到1991年,全村人均收入不到300元,集体的账户上只有7角6分钱。

惠家沟人没有不知道郭秀明的,他当赤脚医生11年,人好,医术也好,靠行医一年四五千元的收人盖起了村里的第一间大瓦房,日子过得在全村拔尖尖。

有人说他傻,放着好日子不过,去当那个又苦又累的穷村官,图个啥?家里人更是反对:“你年轻时就得下风湿性心脏病、关节炎,不当医生当支书,这不是要自个的命吗?”一位在外当医生的朋友也捎来话劝他:“你当上这个劳心劳力的村支书,很可能活不过三年。”

这天晚上,郭秀明咋也睡不着,他翻出了乡亲们多年看病打下的欠条,直坐到天明,他对着也没睡着的妻子轻轻地叹道:“惠家沟太穷了,乡亲们来看病,有时连几毛钱的感胃片都有人赊账,还有人有病没钱买药就硬扛着,我是个党员, 看到这些,心里难受啊!全村那么多穷户,咱一家富了有啥意思?要是乡亲们都过上好日子,到那时候我再当医生,卖人参蜂王浆都有人喝!你要是把我当成能过好咱家日子的人,那就看我是怎样让咱惠家沟乡亲们都过上好日子!”

第二天,在党员大会上,郭秀明全票当选为惠家沟村党支部书记。他摘下自家门口诊所的牌子,烧掉了多年来村民们看病欠下的1700元欠条,掏出了他当年写在入党志愿书上一句烫人心窝的话:“不把共产党的阳光送到群众手上,我死不瞑目!”

上任头三天,郭秀明访遍了全村118户人家,跑完了山里的沟沟峁峁,他在支部大会上说:“惠家沟抬头是山,低头是山,一架连一架的山,难道只能生一个‘穷’字吗? 咱们要在‘山’字上做文章,靠山吃山!”

党支部讨论制定出了“林草业打头,养殖业垫底,生态经济奔小康”的具有超前意识的发展思路。

这年冬天,郭秀明带领着村里17名党员、22名团员,拎着干粮,扛着镢头上了村里最远的南梁,开挖育林带。

在山上栽树是这个小村子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不少人半信半疑。这队人马每天早出晚归,郭秀明的样子一天天瞅着让人揪心,他一身的病都犯了,腿肿得打不了弯,眼睛肿得只剩下一道缝,好多次都是被人从山上架下来的。同去的年轻人含着泪说:“怎么劝郭支书都不行,一天一人25米,他一米也不少挖!”乡亲们的眼圈红了。山里人话不多,心重。在穷了几辈子的乡亲们看来,没有什么能比一个实实在在地过上好日子的希望更能打动他们了。到第16天早上,村里男女老少扛着镢头,跟着党团员全部上了山。

这年的冬天,山里格外冷,惠家沟人的心却格外热。全村男女老少苦战一个多月,在乱石满坡的南梁上开挖出4万个树坑。开春种树,没钱买树苗,郭秀明立即从家里拿来100元钱,在他的带动下,村支委每人100元,党员50元,很快凑出1100元,买回4万棵树苗,惠家沟的山上有了第一片新绿。

从这时起,惠家沟的植树造林一年接着一年,五年下来,全村已有用材林1700多亩,经济林650多亩,宜林荒山覆盖率达到百分之百。1996年3月,惠家沟被全国绿化委员会命名为“全国绿化千佳村”。这个穷了几辈子的小山村,破天荒有了自己的绿色银行。

“咱们穷,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咱不能让子孙后代都穷下去啊!”郭秀明向大家表明了决心,再穷也要建学校。他和村干部一起主动深入农户做工作,动员村民每人捐25元。支委、党员再次作了表率,每人捐100元和50元,共筹集1万余元。可这些钱对建校工程来说,只能是杯水车薪。郭秀明与村干部反复商量,决定先拿出5000元就地取材,制坯烧砖。同时,他又四处奔波,找当年的下乡知青、驻村干部帮忙,筹集了水泥等建筑材料,并向区里、镇上争取到1.3万元建校专项资金。由于资金有限,郭秀明发动群众义务投劳。经过全村上下45天奋战,1992年夏季,一座两层八间的教学楼建成了,村里的孩子们终于在开学时用上了新校舍。

1996年,全区“普九”战役打响,郭秀明再次萌发了建校的念头。通过贷款、捐款、村组集资、争取区财政补贴和包村部门资助等办法,村上共筹集资金7万余元。村民们再次义务投工,经过40多天奋战,建起了第二座两层八间的教学楼,配备了各科教具、幻灯机、投影机、电视机等教学设施,并修建了灶房、围墙、大门、厕所,使村办小学的教学条件得到了根本改善。

建校期间,郭秀明白天在工地奔波忙碌,晚上,还要召集村干部安排第二天的工作。深夜他将两张课桌一并,一床被子半铺半盖,睡在四面透风又潮湿的教室里看场子。他几乎没吃过一顿正点饭,没睡过几回安稳觉。过度劳累使他的病情日渐加重,他面部蜡黄,手脚浮肿。学校建成了,郭秀明却病倒了,他躺在床上,整整挂了半个月吊针。身高1.7米的他只有40公斤的体重,整整瘦了5公斤。

接下来是种草、办养殖场、修路、整理土地,郭秀明带领群众向贫困发起的进攻一个套着一个,人们说,这个碰倒南墙连土担的硬汉子,为了惠家沟人能过上好日子,天大的困难不怕,地大的石头敢搬。

为修路,郭秀明差点送了命。他曾经四次带领群众修路,整日没白没黑地泡在工地上。一天半夜下大雪,他不放心,起身上工地巡查,在坡上一脚踏空掉到沟里,当即昏死过去。当他被一位值夜班的推土机司机发现时,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整个人都冻僵了,几个司机把他裹在怀里,又哈气,又按摩,折腾了老半天,他醒来,看见大家都在哭,便摇摇头,费力地吐出四个字:“别说出去。”第二天,他一瘸一拐地又出现在工地上。

当一条8米宽、9公里长、两头连接山外公路的硬化大道修通的那一天,村上上年纪的人都流泪了,祖辈只有一条羊肠小道运点啥都靠背驮肩扛的山里人,第一次用车把化肥、种子拉到了家门口,用车把核桃苹果运到了山外。几年下来,村里跑进跑出的拖拉机、农用三轮车发展到80多辆。

外村干部羡慕惠家沟,过去一个穷懒散的村子,现在咋这么心齐?

郭秀明说:“过好日子是惠家沟几辈子人盼望的,只要咱带着党员干部冲上去了,群众面前就没有翻不过去的山!”“为让惠家沟人都过上好日子,咱就得舍上自己。”

八年春秋,惠家沟人都实实在在地感受到自己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家家养起了猪牛羊,村里75%的收入来源于养殖业,全村人均收人增长了 3倍,97%的人家盖起了新瓦房,不少家庭有了电话、洗衣机、电视机……40多条光棍汉娶上了媳妇。

八年春秋,惠家沟人也都清清楚楚地看到,当年是村里首富的郭秀明一家日子却败落了下去。他上任前准备翻新的房子一直没动,墙体剥落,屋檐倾斜,成了全村最破的住宅。走进屋子,家徙四壁,除了一张袒露着海绵的破沙发、一张行医时用的油漆剥落的桌子、一张两条木凳一块木板支起的床,再也看不到一件像样的家具。更令人心酸的是,他经常出门办事,竟连一件没有补丁的衣服都找不出来,后来是村里两个干部实在看不下去,凑钱给他买了一件西服、一双皮鞋。

郭秀明清贫如洗,但他又殷实富有。

每一个惠家沟人都记得1999年春天,三秦大地掀起了西部大开发的热潮,惠家沟村小流域治理也到了最红火的时刻,正当此时,郭秀明的病情日渐严重。他的饭量开始下降, 吃饭异常困难,一碗面条也要用水冲着才能勉强下咽,他时常感到浑身发冷,周身乏力,胸闷气喘。有一次他想到伍家岭会战工地看一看,走了三次都没有走到。村主任伍建文发现后用三轮车把他接到工地上,沿着修好的地块走了一圈,他满意地说:“质量不错,这样我就放心了。”说着就昏倒了……

为了不影响工作,曾当过乡医的郭秀明每天晚上都要为自己输液,借以补充严重透支的体力。剂量由一瓶增加到二瓶,由二瓶增加到三瓶……他常常一边挂吊针,一边和村干部研究村上的工作,遇到工地上有紧急事,他拔掉针管就往地里跑。大伙都为他的身体担心,他却幽默地说:“我这是晚上加油,白天跑,不碍事。”5月中旬,在家人和村干部的再三劝说下,郭秀明才到市医院接受检查。做完检查,他没有等结 果出来,就匆匆回到村上,忙活工作。市医院检查结果,初步认定为食道癌,建议转院治疗。这样,郭秀明才住进了陕西省肿瘤医院。郭秀明生病期间,惠家沟人就像自家人生病那般心疼。时常都会有人做上一碗好吃的送到他的床前,或是一碗鸡汤,或是一碗鸡蛋手工面,或是一碗加了冰糖的红枣粥……40多名村民冒着盛夏酷暑,自发到距村子百公里外的西安探望他们的好书记。印台区主要领导也专程到西安看望他,并为他带去了治疗费和慰问品,要求他专心养病。但是他身在病房,心却在村上。他找各地的病友聊天,了解外地的致富路子和致富信息,思考村子的发展思路,每个星期的周末, 他都要瞒着医生乘坐长途车一路颠簸四个多小时回到村里,检查工作,听取汇报。同房的病友劝他:“你何苦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他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死有啥?我不怕死。就是觉得惠家沟村的事没办完,这心里放不下!”当他得知江泽民总书记来陕西视察,发出西部大开发的总动员令以后,他不顾医生的阻拦,坚持出院,回到村子商讨制定“山川秀美工程”规划,并组织村民积极实施。惠家沟村在全市率先打响了“山川秀美工程”战役。

死神一天天向郭秀明逼近。他清楚地意识到属于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而自己带领群众富裕起来的梦想还没有实现。他夜以继日地思考着村子的发展规划,他要与时间赛跑,同死亡抗争!他多次召集党员、干部和村民代表商讨,制定了新的全村经济发展五年规划和房屋改造规划。1999年10月,全村山川秀美工程战役再次打响。郭秀明以超人的毅力投入到工程当中。他不仅要制定规划、勘察会战点,还要拖着极度 虚弱的身子到工地检查,监督工程质量。癌细胞已经转移到腋窝下,抬手臂都十分困难,他已经明显感到力不从心了。有几次他都昏倒在工地上,村民们哭着让他到医院治疗,他却说:“老毛病了,不要紧的。”市区领导到村上检查工作时,多次劝他安心治病,把村上的工作让年轻人多干一些。他却总是说:“让我忙村上的事,病我就忘了,如果让我歇着,专心养病,病反而会加重。”

1999年12月17日,铜川市在惠家沟村召开“四教育”现场会,郭秀明以《无怨无悔当村官》为题,作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发言,他激情满怀,谁也看不出他是一个站在死亡线上的人。会后,市委领导握着他骨瘦如柴的手给他下达了去医院接受治疗的命令。12月18日,铜川市印台区委做出了《关于在全区党员中开展向郭秀明学习的决定》,将他树为全区农村党支部书记的一面旗帜,把具有时代特征的郭秀明精神作为迎接西部大开发的精神动力。

19日上午,郭秀明起得很早,他沿着村前宽敞的大道一直走到山梁上。整整一个上午,他都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秋冬季会战任务已超额完成,全村又新推出220亩高质量的农田,打下了100多眼水窖,挖了两万多个树坑,只等着明年春天栽上核桃、花椒树苗。再过10年,不,只需要5年,惠家沟村就可以成为一个高标准的农业生态村,自己上任时许下的带领群众致富的愿望就要实现了,郭秀明第一次身心放松了下来。下午,他来到村办小学前前后后转了几圈,他拉着校长肖万社的手说:“今年天气特别冷,不要让娃娃们受冻。”他又语重心长地对几位老师说:“惠家沟人穷了几辈子,这些娃娃是咱村上的希望,是咱村上的未来,你们一定要把娃娃们教育好。”

晚上,郭秀明主持了党员、干部、村民代表会议。他决定接受大家的建议,到西安住院,但他必须把村上的工作安排好。那个晚上,是惠家沟全体党员、干部刻骨铭心、终生难忘的夜晚,只有这一次会议,郭秀明是靠着被子半躺着开完的。 他嘴唇干裂,脸色青肿,唯一体面的那套旧西服始终披在肩上,由于手臂疼痛浮肿,他已经有3个多月没有脱衣服了。郭秀明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谈了很多很多,他谈到 了村上的过去,谈到了村上的现在,谈到村上的未来,也谈到自己的病。他用有些沙哑却坚定有力的声音对大家说:“穷折腾了这么多年,村上总算有了变化。如今国家提出西部大开发,实施山川秀美工程,咱们一定要抓住这个机遇,尽快带领全村人富起来。”说着说着,他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他叹息说:“我可能活不了太长时间了,如果老天爷能让我再多活一年,哪怕是到明年5月份,村上的几件大事就全部完成了。到那时,我死也甘心了。”大家的眼泪止不住就流了出来,哽噎着对他说:“你安心去治病,村上的事有我们。”郭秀明对大家说:“即使我死了,咱村上的这一班人我放心,咱村上群众的积极性高着呢!”有的人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为了缓和气氛,郭秀明又与大家拉起了家常,大伙都争着要送他去医院。 郭秀明摆了摆手,坚定地说:“你们都不要去,这几天把树坑、地埝、水沟修整修整,回来我还要检查!”

会议还在进行,已是凌晨两点钟了,房子里透出的灯光划破了寂静的夜空。郭秀明半倚的身子慢慢往下滑,最后竟无力地躺在了床上。他环视着大家,一辈子没在人前掉过泪的硬汉子,此时大把的泪水滚落下来:“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如果老天能让我再多活一年,我就能为咱惠家沟村再多办几件实事。哪怕再多活半年,到明年5月,眼下的这几件事就都有了眉目,那时,我死也甘心了!”

12月20日一大早,郭秀明在党员权长江的陪同下到西安治病,一路上,郭秀明的心情很好。车到三原附近,郭秀明看到路边栽的柏树后,他对权长江说:“明年春天咱们也栽上一些柏树,再栽一些核桃、花椒等经济林,使村民早日富起来。”他还对权长江说:“明年咱们一定要抓住西部大开发的机遇,把工作重点放在流域治理上,为惠家沟今后发展打下基础。”中午一点左右,两人赶到省肿瘤医院。由于没有住上院,郭秀明就到二病区找病友老张聊天,勉励老张要顽强地同病魔做斗争。这时,他感到肚子有点饿,想吃碗肉臊子面,两人就近找了一个小饭馆。面还没有端上来,郭秀明突然说想吐,权长江急忙把他扶到门外下水道旁。郭秀明“哇”的一声,一口又一口鲜血从嘴里吐了出来,顿时,他的眼神变得暗淡、呆滞,扶着权长江的那只手慢慢垂了下来,整个身子瘫了下去。

权长江着急了,背起郭秀明就往医院里跑。殷红的鲜血染红了权长江的衣服,顺着他的领子往下滴,他全然不顾,只是疯了一样地往医院跑,50多米的距离在他脚下感到是那样的漫长。“郭书记,你挺住呀!全村人离不开你,惠家沟人离不开你,你一定要挺住呀!”

急救室里,医生护士紧张地进行抢救,输氧,人工呼吸,强心针,输液。过道里,权长江拦着护士长边哭喊边哀求:“大夫,你一定要救活他,不管花多少钱都要救活他,我们村离不开他呀!大夫,我代表我们全村人求你了,你一定要救活他!你要让我给大伙有个交代呀!”急救室里,屏幕上的心电图越来越弱,逐渐成了一条直线……

下午2时30分,郭秀明带着矢志改变惠家沟面貌的强烈愿望和未能亲眼看见全村人过上富裕日子的深深遗憾离开了人世,这位年仅49岁的刚强汉子在无情的病魔面前倒下了。也许他太累了,八年来,他把自己的全部心血乃至生命都倾注在了惠家沟的山山水水上,病痛的折磨加上过度劳累已使他身心交瘁,疲惫不堪,他太需要休息了,他就这样面色平静地“睡”着了。

噩耗传来,惠家沟人悲恸万分,仿佛天塌了一样,大家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那是怎样的一个悲恸之夜啊!大家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之中,任泪水肆意流淌,任哭声撕心裂肺,久久在夜空中回荡。

12月24日,一个天气阴霾、寒风凛冽的日子。惠家沟村人扶老携幼,手举花圈,吹响唢呐,以山里人最隆重的形式为郭秀明送行。

低回的哀乐响起了,老党员们将一面熠熠生辉的党旗覆盖在郭秀明的遗体上。两眼红肿、满脸泪痕的老支书皇甫金明扶着灵柩哭诉着:“秀明呀,你可感到了身上这面鲜红的党旗,那是全村党员给你盖上的呀!你一心为公,富了大家,苦了白己,你是真正的共产党员,面对党旗,你当之无愧!”

起灵了,几十个花圈,数十幅挽联,几百张悲痛无比的面孔,在惠家沟村几公里长的山道上缓缓前行。这山、这田、这路,郭秀明不知走了多少回,摔了多少跤,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从荒山秃岭走到满目青翠,从羊肠小路走到宽敞大道,郭秀明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这是他用生命铺就的大道呀!灵柩缓缓前行,村民们悲痛的哭泣声在蜿蜒的山道上此起彼伏。

村民们把郭秀明安葬在村西南靠近公路的山梁上,这里是全村三个组村民出村的必经之地。村民们还自发连夜在村口为郭秀明树起了“功德碑”,详细记述了他的生平事迹。村民们这样说:“我们就是要让全村后代子孙和过往行人永远铭记这位为惠家沟村发展耗尽最后一滴心血的好书记。”

一场大雪覆盖了惠家沟的山山峁峁。沉浸在悲痛中的惠家沟村重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空旷的山野中却时时回响着全村党员干部在郭秀明墓前庄重的誓言:“我们惠家沟村全体党员干部,决心继承郭书记的遗志,以郭书记为榜样,大公无私,艰苦创业,积极奉献,为带领全村群众早日过上富裕日子而奋斗终生……”(党芳玲)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铜川故事—老劳模杨钰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铜川市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