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思邈与宜君艾草_文史资料_铜川市政协门户网站_cc国际秘密交流_cc国际黑网_cc国际线上

首页 >  政协文史 >  文史资料 > 正文
孙思邈与宜君艾草

孙思邈和二牛下了山,两人正走着,忽听前方不远处传来阵阵哭声,过了一会儿,只见四个人抬着一口棺材,几个人披麻戴孝围着棺材哭哭啼啼一路走来,很是伤心。孙思邈师徒让在一旁观看,二牛说几个孝子是这附近蔡道河村王铁匠老汉的儿子。莫非王铁匠死了?二牛走近一问,的确是王铁匠死了,二牛伤感地说:“王铁匠是个好人,为人和善,是这方圆百里打铁的一把好手,可惜了!”孙思邈说:“生老病死,一切都是自然现象,只要能活在大家心中,虽死犹生。”说着,无意间他看了一下棺材底下,发现从棺材缝隙有鲜血滴出,滴落在了地上。孙思邈心里暗想,人死了,怎么血是鲜红鲜红的,难道人还没有死?想到这,他急忙将棺材拦住,对送葬的人说:“我是一个郎中,我感觉棺材里的人没有死,你们把棺材打开,我要救人!”几个孝子一下子被他给说蒙了,人都死了,还能救活?开什么玩笑。孙思邈态度诚恳,执意要开棺救人,二牛也在一旁帮着说:“他是我师傅,华原县的神医,就让师傅给看看吧。”为首的一个孝子认识二牛,想了想说:“那就让他看看,说不定他说的是真的,爹还有救。”几个孝子也都同意了,就让人把棺材放在路旁,打开棺盖。只见王铁匠脸色蜡黄,没有一点血色,样子十分可怕。孙思邈将手伸进棺材,摸了摸他的脉搏,果然脉搏还有微弱跳动。孙思邈从衣服里拿出银针,选好穴位,一连扎了几针,又用艾熏灸了几下,让二牛从随身包裹里取出一些药物,用水灌进王铁匠嘴里。停了一会,只见王铁匠竟然有了气息,微微轻咳了一下,慢慢睁开眼睛,苏醒了过来。周围的人都惊呆了,连连惊叹说:“神医啊!简直神了,死人都能救活!”孙思邈笑笑说:“神医不敢当,只因王铁匠命不该绝呀!”王铁匠几个儿子激动地连忙向孙思邈叩头答谢,孙思邈忙扶起他们说:“不必行此大礼,快把老人送回去好生调养。”说完,就和二牛一起往木瓜城二牛家去了。 

回到二牛家,二牛多日不在父母身边,砍柴挑水,为两位老人洗衣做饭,忙得不亦乐乎。孙思邈看着二牛跑前忙后的样子,也想家了,他决定再过些时日,就回家去。他告诉二牛艾草性温、燥,泡脚可驱寒、散虚火,让二牛给两位老人多用艾草泡泡脚,对身体有益。他说艾草是个好东西,家有三年艾,郎中不用来,自己也是艾火遍身烧。 

孙思邈决定到雷塬青峰山去采药,他让二牛在家陪伴两位老人,自己一人前往青峰山。走在半路上,遇到一位砍柴的樵夫,樵夫鼻血流个不止,不停地用手捂住鼻子,双手都沾满了鲜血,衣服上也是血迹。孙思邈上前从包裹里取出一些干艾草,对樵夫说:“不要紧,我是过路的郎中,我能用艾草帮你治好它。”樵夫高兴地说:“那太好了,你帮我治治吧。”孙思邈用火点着艾草,将艾灰收集到手心里,放到樵夫鼻孔底下,轻轻一吹,艾灰便钻进了鼻孔里面。很快,樵夫的鼻血就止住了。樵夫感激不尽,硬是拉着孙思邈去他家里做客,他家就在前面的尹村。他叫尹富贵,打他出生到现在,家里穷得叮当响,一直以打柴为生,爹妈给起了个富贵的名字,却始终未能富贵起来。到了富贵家,富贵一进门就告诉娘子说:“今天遇到了一位大贵人,就是这位先生,治好了我流鼻血的老毛病。”说着,他把孙思邈让进屋子。他让娘子做面条给孙思邈吃,还特意打了两个荷包蛋。吃罢饭,富贵一再满含歉意说:“乡野人家,粗茶淡饭,不成敬意,还望先生见谅!”“举手之劳,愧不敢当,粗茶淡饭乃是人间美味。”孙思邈说。 

孙思邈辞别富贵一家,继续前往青峰山,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青峰山脚下。此山气势雄伟,山上松涛阵阵,灌木丛生。一面陡峭的山崖,邻着雷塬村。孙思邈从边上的山坡慢慢往上攀援,脚下崎岖不平,十分难走。一段山路足足走了半个多时辰,上得山来,衣服都湿透了。孙思邈在一块大石头上歇息了片刻,起身前往四处寻找草药。只见这里不仅有艾草,还有好多种药材,更为惊喜的是在这里竟然还发现了羚羊。孙思邈采了好多艾草和一些药材准备离开,忽然听见有人在喊:“师傅……”他扭头一看,原来是二牛,正大汗淋淋地朝这边跑来。原来二牛在家担心师傅一人采药,就安顿好父母赶了过来。二牛帮师傅捆好药材,师徒二人便下得山来。 

刚走到雷塬村口,只见上次在村口遇到的姜老汉,远远地向他们招手。孙思邈加快了脚步对二牛说:“这是我来大秦山遇到的第一个知己,是一个很有学问的老人,也是一个懂医的人。”说话间,老人已走到了他们跟前。孙思邈向老人介绍了二牛,老人一听说孙思邈收了二牛做徒弟,很是高兴。老人笑着说:“看来,孙先生,与我们大秦山有缘啊!能做孙先生的徒弟,二牛三生有幸呀!”说着,老人把孙思邈带到了青峰山的山崖边,用手指着那山崖的峭壁说:“孙先生,我和乡亲们商量好了,决定帮你在这山崖上凿一面洞窟,以作栖身之所,也好行医采药,为大伙治病。”“不敢烦劳大家,我一个行医郎中,走哪歇哪,能住就行了,不可,不可。”孙思邈一再推辞说。“孙先生,你为大伙治病,十里八村没有不念你好的,都称你为孙神医,今日大伙给你凿个山洞住又算得了什么。事情就这么定了,先生莫要再推辞。”看老人态度坚决的样子,孙思邈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说:“那就辛苦大伙了,这样做,确实让孙某心里过意不去,无以言表。”老人说:“孙先生太见外了,今天下午,我就让大伙上崖凿洞。还有一事,你让我收集的验方,我也帮你收集得差不多了,快到家里看看吧。” 

老人领着孙思邈师徒往家里走去,一进屋,三人就围着老人收集来的验方看了起来,孙思邈看着一张张验方,越看越兴奋,连连惊叹说:“好方,好方,张张都是好方子。”老人看孙思邈满意的样子,心里乐滋滋的。正看着,村里的刘德贵老汉领着他的孙子来找孙思邈治耳聋病。刘老汉说,他孙子前段时间突然耳聋,两耳都听不见了。听说孙神医医术高超,刚听村里人说神医在这儿,便赶了过来。孙思邈细细查看了孩子的耳朵,让二牛和了些泥来,做成泥饼,形状薄厚如馄饨皮一般,盖在孩子的耳朵上,四周用泥封住,不透气。在耳朵孔的地方,用小草轻轻刺一个小孔。孙思邈用火点着艾柱,在小孔上熏灸,等孩子感觉耳中痛不可耐时即止。把耳朵上的泥饼去下,让孩子侧耳把里面的黄水流尽。再重新做泥饼,封在耳朵上,刺小孔,反复熏灸,当泥饼干了,及时换下来。经过百次熏灸,孩子终于能听到声音了。刘老汉激动万分,拉着孙思邈的手说:“我老汉一辈子没有见过这么治病的,真是神医下凡啊!” 

下午,雷塬村及方圆十里八村的壮小伙都齐聚在了青峰崖下,二牛也在其中。他们攀上山崖,先用火烘烤岩石,再用冷水去泼,顷刻间,岩石就裂开了。大伙把松动、掉落下来的石块清理掉,几个石匠便分头凿起洞来,用了一天多时间,洞窟就凿好了。石匠们还在洞里凿了石床、石桌、石灶台和灯台等。 

乡亲们从家里拿了被褥、锅碗瓢盆和米面等,邀孙思邈住进石洞里。孙思邈被大伙的盛情深深感动,一再道谢说:“大伙的心意,让孙某愧不敢当,谢谢大家了!” 

住进石洞里,孙思邈和二牛把采集来的药材,根据药物的功效,按照药性寒热温凉进行分类归整,并一一作了记录。师徒二人一直忙活到晚上,做了些菜饼和小米稀饭吃了。孙思邈又和往常一样,用艾灸足三里穴,二牛也学着师父灸此穴。孙思邈说:“这艾灸大有讲究,施灸多是先上后下,先阳后阴,先左后右,这样可以引火下行,从阳入阴,不至于让人燥热上火,发生眩晕等不良反应……”二牛一边灸着穴位,一边津津有味地听师傅讲艾灸的方法,不知不觉夜已深了。 

第二天,师徒二人继续在山上采药。一个猎人在山上打猎,射猎了一只羚羊。孙思邈见羚羊的两只角十分奇特,对二牛说:“这可是上好的药材,咱们向猎人把它买下来。”孙思邈师徒二人上前向猎人说了想法,猎人笑笑说:“原来是这样,我一个猎户人家,要那角也没有多大用处,你们喜欢,就送给你们吧。”孙思邈急忙说:“不可、不可,一定要付你钱,你看多钱可以?”猎户不好意思地说:“那就一文钱吧。”孙思邈付了钱,拿了羚羊角正要离开,忽然发现猎人一下子昏倒在地上,四肢麻木,嘴角歪斜,样子十分吓人。孙思邈见状,忙说:“这是中风,赶快施救。”他从衣服里拿出艾条,用火点着,让二牛轻轻扶住猎人,在猎人身上的百会、风池、大椎、肩井、曲池、间使、足三里等穴位反复熏灸,不一会儿功夫,猎人苏醒了过来。二牛把刚才惊吓的一幕给猎人说了,猎人很是感激,要起身拜谢孙思邈二人的救命之恩,孙思邈连忙拦住他说:“你身体虚弱,不必拘礼,治病救人是我们应该做的。”猎人说,他是大秦山深处岭里村的,他叫赵同,村子离这儿很远,家父的脖子得了老鼠疮,溃烂流脓,很是痛苦,想让孙思邈去给看看。孙思邈答应说过段时间,他和二牛一同前去。猎人感动得痛哭流涕,把那一文钱取出来要还给孙思邈,孙思邈说什么也不要。 

猎人走后,孙思邈和二牛回到石洞里,把采的药材放好。二牛做了饭菜与孙思邈吃,然后回家看望父母。孙思邈与二牛分手后,又到雷塬村姜老汉家探望。老人这几天吃饭不香,消食不好,孙思邈煎了艾汁与老人服下。刚坐下休息,八丈塬村的吴大娘风尘仆仆地赶来说,闻孙神医大名,要孙思邈去为她孙女瞧病,孙女得了黄烂疮,一家人急得团团转。孙思邈顾不得喝水,便跟吴大娘去了八丈塬。 

到了八丈塬村,进得吴大娘家里,只见小儿身上的疮已经溃烂,样子十分可怜。孙思邈坐下,从包裹里拿出一些干的艾草,用火点着,将艾灰收集起来,敷在小儿疮上。然后取了些艾草,对吴大娘说:“照我的方法,用这些艾草烧成艾灰,敷在疮上,不几日就会好的。”吴大娘很是高兴,要留孙思邈吃饭,被孙思邈谢绝,于是煮了两个鸡蛋,让孙思邈路上吃。 

从八丈塬回来,孙思邈回到青峰崖的石洞里,做了饭菜,一边吃,一边苦读从家里带来的医书,一直到深夜。 

第二天,他早早起来,准备前往大秦山采药,顺道再去一下岭里村。刚走下青峰崖,二牛就赶回来了,师徒二人结伴向大秦山走去。由于在大秦山采药多日,山上的道路等情况已经很熟悉了,所以一路边采药边走,很是顺畅。天色已快黑了,孙思邈想去程彪的山寨里去看看。师徒二人进了山寨,到处静悄悄的,已是物是人非,哨楼、庭院、堂舍等里里外外布满了灰尘和杂草,屋子里面空荡荡的。二牛对孙思邈说:“听说,程大哥已经成为秦王手下的一员猛将,在河东把王世充打得落花流水。”孙思邈微笑着说:“程将军是个人才,他应该在那里,而不是这里,这是他的造化。”师徒二人在山寨里歇息了一晚,天色一亮,就起身一路采药,赶往岭里村。 

晌午时分,终于赶到了岭里村。家家正在吃午饭,村子里的狗叫个不停,一个老汉出来把狗叫住,对孙思邈他们说:“你们找谁?”“我们找你们村的猎户赵同。”“赵同在村东头大槐树底下的那一家。”“好,谢谢。”孙思邈和二牛按老人说的地方,往前寻找,很快就找到了赵同家。赵同家在村东的沟沿上,门口果然有一颗大槐树,两个人也围抱不住,槐树枝繁叶茂。孙思邈绕着槐树看了看,说:“这棵槐树可有些年头了,长得这么旺盛,这样的古树不多见。”正说着,赵同从家里跑了出来,边跑边说:“听见外面有说话声,果然是孙神医到了,快里边请,里边请。”说着,他高兴地把孙思邈二人迎进屋里。对娘子说:“这就是我给你说的孙神医,我的救命大恩人,快去给孙神医准备些饭菜来。”娘子见过孙思邈师徒,道了谢,到厨房准备饭菜去了。孙思邈说:“赵同,家父在何处?先看看老人。”“二位还没吃饭,实在不好意思,那我去找家父。”赵同歉意地说。说完他忙跑出去找老人。一会儿,赵同领着老人回到家里。只见老人脖子上的老鼠疮足足有鸡蛋那么大。老人说,平时吃饭、喝水都很难受。孙思邈让老人躺下,叫赵同找来独头蒜,截两头留心,贴在老鼠疮上,用艾灸之,每灸七下,换一次蒜。给老人看完病,赵同娘子已经把饭做好了,孙思邈和二牛在赵同家吃饭,吃饭的时候,老人吃馍吞咽感觉不再那么难受了,老鼠疮看上去也稍小了些。孙思邈说:“老人的病还需些时日,这几天我和二牛在这里采药,每天给老人用艾灸上几次,待赵同把方法掌握了,我们也好离开。”赵同一家人听了十分高兴,忙给孙思邈师徒二人收拾了住处。孙思邈和二牛吃完饭,就到附近的山里采药去了。 

晚上回来的时候,赵同打了一只野兔,让娘子炖给孙思邈师徒二人吃,孙思邈心里十分过意不去。第二天,孙思邈给老人用蒜头又艾灸了一次,整个过程又完完整整地给赵同演示了一遍,这些方法和步骤赵同已经烂熟于心了。孙思邈师徒给老人施完灸,又出去采药去了。第三天,老人吃饭、喝水感觉好多了,老鼠疮又小了一些。孙思邈给老人施完艾灸,让二牛从包裹里取出一些艾条,交给赵同,把方法等要领给赵同又复说了一遍,这才告别赵同一家人,往回赶。 

到了大秦山中,孙思邈和二牛两人在山上足足待了十多天,风餐露宿,把大秦山沟沟岔岔又走了个遍,采了好多好多的药,仅艾草就采了几十捆。二牛的脚连日奔波,脚气很大,都不好意思靠近孙思邈。孙思邈笑笑说:“二牛,你把鞋脱下来,让我给你治治脚气。”见二牛很难为情,孙思邈上前把二牛的鞋脱了下来。从身上取出艾条,用火点着,在二牛的风市穴上熏灸起来。过了一会儿,二牛的脚气就消失了。 

师徒二人欢欢喜喜下了山,孙思邈和二牛把药材搬回山洞,二牛就回家里去了。孙思邈把采来的药材在石板上晾晒风干,按药性分类规整,逐一登记造册,一连忙活了好多天。二牛隔天就来帮忙,在孙思邈这儿和家里两头跑,自从跟孙思邈学医,二牛的医术大有长进,对一些大病和疑难病症也很有办法,能够独当一面了。看着徒弟有如此大的进步,孙思邈打心眼里高兴。(张启锋)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铜川故事—全国优秀党员杨瑞辉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铜川市政协